超圣娱乐网站登录-解锁新时代潇湘维权密码

  解锁新时代潇湘维权密码

  图为法律援助律师在军事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值班接待军人军属。(长沙军事法院供图)

  □ 本报记者  廉颖婷

  □ 本报通讯员 黄民汉

  “法律援助律师代办制度有效缓解了案件多、骨干少的矛盾,提高维权效率、改善维权服务,值得学习借鉴。”

  这是一位曾到湖南维权的军事法官,对长沙军事法院引入法律援助律师代办涉军案件的评价。

  湖南是兵员大省,湘籍现役军人近13万人、军属近百万人,同时也是驻军大省,拳头部队、重点军事科研单位多,涉军维权案件基数大。

  近年来,长沙军事法院协调军地维权部门,引入法援律师代办涉军案件机制,不仅缓解职能部门工作压力,而且高效化解矛盾纠纷。长沙军事法院先后被评为全国涉军维权工作先进单位、全国法院先进集体。

  从无偿包办到有偿代办

  2017年1月,驻桂某部湘潭籍战士小李父亲在长沙购买学区房,支付30万元首付。一年后,因房价暴涨,开发商将房屋另卖他人。小李父亲多次协商未果,诉至法院。数月仍无进展,只得向组织申请维权。

  考虑到小李家经济困难、弟弟升学在即,长沙军事法院派人与当地政法委、法院等部门协调,得到的答复几乎一样:“像这种案件,过去我们可以指导督办。‘三个规定’(《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出台后,无论谁过问案件都得留痕,上级督办就很少了。”

  这起案件引发了长沙军事法院法官的思考:靠组织出面等老办法维权,究竟还能走多远?

  随着官兵法律意识增强,军人法治需求和维权案件日益增多。此外,军地编制机构改革后,人员普遍精减,维权部门事多人少矛盾凸显。

  针对这些情况,长沙军事法院围绕“形势怎么看、今后怎么办”深入讨论,认为引入律师代办,既能缓解职能部门工作压力,又能高效化解矛盾纠纷,还能提升服务体验。

  他们围绕律师代办的制度支撑、人才队伍等,会同湖南省司法厅、省军区政治工作局等部门,深入全省各地和湖北、海南等地开展可行性调研。

  在上级法院指导和军地维权部门支持下,2017年7月,长沙军事法院协调湖南省司法厅和省军区政工局出台《湖南省军人军属法律援助工作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建立法律援助律师代办维权案件机制,推动律师指派规范化、办案有偿化、处理快速化。

  从临时应急到常态长效

  2017年10月,驻琼海军某部怀化籍干部王某父亲骑车搭载其妹发生交通事故,父亡妹伤,正参加南海远洋训练的王某悲痛不已。

  由于交通事故涉及责任认定、保险理赔、侵权赔偿等法律问题,长沙军事法院欲指派律师代办,但翻遍通讯录也难觅好人选。

  《实施办法》已经出台,可急用时却找不到律师。长沙军事法院调研发现,由于领导组织、队伍建设、保障激励未完全落地,影响了工作落实,法援律师各项机制亟需健全完善。

  首先要做的是健全机构队伍。在省、市、县和驻军团以上单位以及湖南多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建立法律援助工作站,在乡(镇)人武部、营连部分队设联络点,形成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组织网络。要求省、市、县法律援助工作站分别配备不少于40名、5名、2名专业律师。按照自愿报名、司法行政部门审核、维权领导小组决定、省涉军维权办聘任的程序,遴选政治素质好、业务能力强、拥军情结浓的482名刑民、行政律师服务团队,实现地域全覆盖、专业全涵盖。

  其次,明确援助对象、援助事项等。结合湖南省实际情况,降低法律援助经济困难审查标准、拓宽援助范围。一方面,对“三类人员”(义务兵、供给制学员及烈士、因公牺牲军人遗属)免于经济困难条件审查,其他军人军属经济困难标准,按照市县人民政府确定的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3倍执行,各地还可适当放宽。另一方面,将优抚待遇、婚姻家庭、人身财产损害赔偿、农村土地承包等案件纳入援助事项。同时,将法援律师代办拓展到所有案件,协调司法行政部门与驻地律师事务所签订协议,实行优惠代办,按照军属自愿指派,做到能援尽援、减收费不减服务。

  最后,加强队伍管理、注重管理激励。采取参观见学、专题集训、研讨交流等形式,定期组织法援律师学习涉军案件办案程序、保密规定等,掌握相关要求,提升维权能力。完善考评机制,结合维权年度考评对律师办案数质量、军属满意程度进行测评,工作质效纳入绩效补贴奖励、年度评优评先。近年来,共发放补贴奖励15万余元,8名工作突出律师受到湖南省司法厅表彰。

  从简单粗放到精准高效

  “我家的案子有结果了吗?能不能快点啊?”“我有个维权案件要到你们法院协调,大门哨兵不让进啊!”这是近年来军属维权的缩影。

  面对面,既是对官兵的基本态度,也是化解矛盾的有效方法。长沙军事法院利用临街门面,建设集立案受理、法律咨询等多功能于一体的诉讼服务大厅,指派法援律师值班,受理纠纷案件、解答法律疑问、宣传法规政策。建立法援律师、维权骨干微信群,开通法律热线,做到“服务天天在线”。

  在协调解决个案的同时,长沙军事法院还对执行不能、家庭困难的军属开展救助。

  今年1月,战士吴某因发烧咳嗽在医院不治身亡。痛失独子的吴某父母多次与医院协调未果。长沙军事法院启动法援机制,指派医疗事故专业律师代理此案。最终,吴某父母获赔80余万元。

  据统计,近3年来,法援律师代办维权案件25起,解决率90%,军属满意率90%;发放维权特困慰问金7万余元,实现军属聘请律师不掏钱,律师办案不贴钱,家庭困难资助钱。

  为强化军人军属法治观念,长沙军事法院还定期组织优秀法援律师,围绕官兵家庭常见涉法纠纷开展“送法进军营”活动。协调法律援助工作站和司法厅(局)在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开设“法治讲堂”,为街道(社区)军人军属进行普法宣传。

  近年来,长沙军事法院组织法援律师开展送法、普法活动20场,提供法律咨询1000余次,审查法律文书100余份。今年3月,长沙警备区军人军属法律援助工作站被评为“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集体”,是唯一获此殊荣的涉军法律援助机构。

【编辑:房家梁】

Posts Tagged with…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